• 內大要聞

    教師節特稿丨同心筑夢:三代內大人接力編纂《內蒙古植物志》

    當我們緩緩揭開歷史的層紗,徜徉于內蒙古大學校史,感受老一輩內大人和新時代內大人對“求真務實”校訓的踐行,對“崇尚真知、追求卓越”精神的傳承,他們有的已經年已古稀甚至步入耄耋之年,有的正意氣風發,拼搏奮斗在教學科研的一線。60多年來內大人始終不忘立德樹人初心,牢記為黨育人為國育才使命,肩負“扎根北疆、興學強區”的責任擔當,秉承首任校長烏蘭夫提出的“雙重任務”辦學定位,向著建設民族特色、地區特色鮮明的一流大學的奮斗目標不斷前進。

    歷經三代植物學家辛勤耕耘和通力協作,2019年年底,由我校趙一之教授(已故)、曹瑞教授、趙利清教授擔任主編的6卷《內蒙古植物志》(第三版)由內蒙古人民出版社全部出版完成。

    《內蒙古植物》為內蒙古自治區第一部自然科學巨著,1977—1985年、1989—1998年間分別出版了第一版(1~8卷)和第二版(1~5卷),2019年在國家出版基金項目的資助下,第三版(1~6卷)正式出版。

    從《內蒙古植物志》一版、二版、三版編纂到出版的60多年中,內蒙古大學三代教學科研工作者堅守著對內蒙古草原的深愛,以幾十年積淀的知識、經驗和智慧,傾心竭力、傾情將畢生的智慧和才華奉獻給內蒙古植物科學和內蒙古大學的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事業。

    《內蒙古植物志》(第三版)樣書

    第一代編纂者:在內蒙古草原撒下綠色的種子


    1957年,我國著名生物學、生態學家李繼侗先生來內蒙古大學擔任副校長兼任內蒙古科學技術委員會副主任,他根據國家和內蒙古建設的迫切需要和科學發展的任務,提出了對全區植物與動物區系和植被生態學考察研究的計劃與指導意見。他富有遠見卓識地說明了這項任務的重要意義和艱巨性,他要求用大約十年時間全面調查采集植物和動物標本,建立標本館,再用十年至十五年時間完成植物志與動物志的編著工作。同時也要進行全區植被和土壤的調查研究工作,爭取用二十年的時間完成。他認為這是重大的基礎性的創新工程,要經得起歷史的檢驗。他要求內蒙古大學與全區各高校等單位的人員合作,由內蒙古科委組織此項工作,并請我校馬毓泉先生主持植物學考察研究工作,廖友桂先生主持動物學考察研究工作,我校劉鐘齡先生主持植被考察研究工作。

    按照李繼侗先生的建議,由內蒙古科委組織并出資,從1958年開始,這項工作正式啟動,內蒙古大學、內蒙古師范學院、內蒙古農牧學院、內蒙古林學院、內蒙古草原管理局等單位的近百位教師和專業人員投入了這項工作。經過四年的考察共采集植物標本達4萬多份,并存入內蒙古大學植物標本館。這是內蒙古植物學研究史上第一次大量積累的研究資料。1961—1966年,中國科學院內蒙古寧夏綜合考察隊吸收內蒙古大學、內蒙古師范學院、內蒙古農牧學院等單位的一部分教師與人員,按照國家科學規劃共同進行了新一輪多學科考察研究。其中,專設植物學考察組進行植被與植物區系的調查采集與研究。六年間采集植物標本約28000份,標本補充了內蒙古大學植物標本館,同步完成了約2000多個植被樣方調查成果。

    李繼侗先生奠基性的工作為《內蒙古植物志》第一版的問世奠定了基礎,從1976年到1985年,經過十年的艱苦工作,第1一8卷總計達400萬字的一部巨著展現在讀者面前。1976年,由我校馬毓泉先生,仝志國先生牽頭,內蒙古農牧學院的富象乾先生、王朝品先生,內蒙古師范大學楊錫麟先生聯合申請編寫《內蒙古植物志》第一版,該申請得到了當時內蒙古自治區文教辦公室主任于北辰先生的鼎力支持,很快組建了《內蒙古植物志》(第一版)近40人的編纂團隊,他們來自自治區16個單位,團隊既有經驗豐富的年長學者,又有善于研究的中年人,還有智力活躍、勤奮向上的青年,老、中、青互相配合,共同奮斗了整整十年。在編志過程中,老專家承擔難度較高的科和屬,還為中青年編者創造條件,查找文獻資料,幫助解決疑難問題等。這些中、青年編者積極好學,在編志中得到進步成長,植物志的編著成為培養人才的平臺。

    內蒙古植物志的編著也是一項民族文化研究的成果。編者有漢族、蒙古族、滿族、回族等,編者中還設有蒙名、生態、藥用、飼用等專業小組。他們把長期實地考察積累的豐富知識,用精練的文字簡單而明確地表達出來,使本志具有突出的民族與地區特色。

    《內蒙古植物志》第一版于1985年10月全部出版問世。它的出版是內蒙古科學史上一件很有意義的大事,博得了國內外學術界及有關生產、教學部門的好評,在科研、教學與生產建設事業中已被廣泛應用,1987年榮獲原國家教委科技進步二等獎,1988年又獲內蒙古自治區科技進步一等獎。鑒于《內蒙古植物志》第一版在編著第2、3、4卷期間,我區的行政區域不包括東部四盟市與西部的阿拉善盟,致使這幾卷缺少了東部林區與西部荒漠區的數百種植物。因此,全體作者和植物志編委會決心再接再厲,繼續奮斗,為重新完成一部質量更好、內容齊全的《內蒙古植物志》新版本而努力。在時隔一年后,從1986年起,《內蒙古植物志》的編研團隊又開始投入到新的研究和編著工作。第二版按計劃合編成5卷分期出版,到1996年全部完成出版。

    《內蒙古植物志》第一版的出版,為繼續研究內蒙古植物區系奠定了基礎,又為生產建設事業提供了寶貴的科學資料。我國著名植物學家、中國植物志主編俞德浚先生,在為本志撰寫的序言中高度評價《內蒙古植物志》是“我國植物學的一項重要科研成果,為祖國邊疆民族地區的科學文化寶庫增加了嶄新內容,它為合理開發利用邊疆植物資源,發展農、林、牧業生產和改善環境事業提供了基礎科學資料,同時為提高植物教學研究水平,對于進一步研究亞洲大陸的植物區系和植物地理具有十分重要的學術意義。

     

    第二代編纂者:為內蒙古植物書寫生命的張力

     

    《內蒙古植物志》第二版是在第一版的基礎上全面更新了內容、提高了科學性和使用價值,因而面貌煥然一新。它主要表現在:第二版較第一版增補了483種植物,占總種數的218% ;增編了78屬;增加了8科,共收編了134科。增寫了許多新內容,包括增加了內蒙古及其相鄰地區植物區系的新研究資料。劉鐘齡先生等對內蒙古植物區系的環境背景做出了更深入的研究與概括,敘述了古地理環境的變遷及現代景觀生態環境的分異,為內蒙古植物區系地理與歷史分析奠定了基礎。對內蒙古植物區系組成,從分類群統計、植物屬的分布型及植物種的地理成分等方面進行了更詳細的論述。

    《內蒙古植物志》第二版還增加了文獻引證,統一了編寫體例。把第一版的第2、3、4卷沒有文獻引證,不符合國際上編寫植物志的慣例的缺陷進行糾正,在全書中對每一種植物都做了完備的文獻引證,有利于國際交流。

    為了便于納入全國和亞洲大陸植物區系的研究系列,《內蒙古植物志》第二版把每一種植物的地理分布與植物區系分區銜接起來。但也同樣按行政區域(盟、市、旗、縣)說明其分布,以便于各地、各行業人員查閱植物志的需要。由于這些種屬數量的增補,《內蒙古植物志》第二版改變了內蒙古植物區系組成的比例。特別顯示出森林植物多樣性的特點以及與東亞區系的聯系,也增補了一些荒漠植物種屬,進一步反映出內蒙古的古地中海植物區系特色。

    在第二版的編著工作中,編纂者采用了細胞生物學的新方法,對一大批植物種類進行了細胞染色體記數及核型分析,對于許多植物種及種下單位的分類鑒別增加了新的科學依據;還運用了花粉形態研究的方法,解決植物種類鑒定的疑難問題;在一些科屬的研究中還使用了數量分類與分支分類學新方法,為解決科屬分類系統提供了新的思路。

    這些新方法的引用,使植物志第二版的科學水平得到新的提高,并為今后的研究工作開辟了新途徑。在編纂《內蒙古植物志》第二版的過程中,內蒙古的植物學工作者又得到了新的鍛煉和成長,有10余位作者晉升為教授,也有一批青年達到獨立開展研究的新水平?!秲让晒胖参镏尽返诙孀鳛閸湫碌目茖W成果,擺在讀者面前后又得到了國內外的好評。中國科學院院士、著名植物學家王文采先生評價說:“新一版,在質量上和種類的數量上均比第一版有明顯提高”。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吳征鎰院士題詞:“集中國草原植物之大成,為內蒙古農林牧各業的發展服務”。

    《內蒙古植物志》第二版歷經10年時間,凝聚了他們這一代人的心血與汗水,這其中既有像馬毓泉先生這樣,具備團結精神的學者,他為了編寫植物志,身體力行,多次組織并親自參加野外植物標本采集和鑒定,又經過多方協調,組織內蒙古大學植物學、植物生態學、植物地理學等教師20余人,還把當時的內蒙古農牧學院、內蒙古林學院,內蒙古師范學院、內蒙古醫學院、哲里木畜牧學院,包頭師專等高等院校,包括科技、林業、藥檢、醫藥、草原等相關單位的科研人員組織起來,為《內蒙古植物志》的順利編纂奠定良好的基礎。也有像劉鐘齡先生作為《內蒙古植物志》的主要編著者,除了完成編寫工作,還主動組織和協調主管部門和植物志編委會的編委及編著者,幾十年如一日為《內蒙古植物志》編寫和出版,也為內蒙古植被生態環境保護,深入探索和努力工作,他的腳步踏遍了全區各個盟、市、旗、縣,把生命的光和熱奉獻給了內蒙古這片土地。

     

    第三代《內蒙古植物志》:把論文寫在祖國北疆大地上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內蒙古植物志》的編纂者對科學的探索永無止境?!秲让晒胖参镏尽返谌嬖诘诙娴幕A上進行了全面的修訂和增補,共收載內蒙古野生維管植物144科、737屬、2619種,另有栽培植物1科、60屬、178種。與第二版相比,本書新確認了野生維管植物11科,新增加1個新分布科、53屬、320種,改動拉丁學名17屬、330種,合并3屬、141種;增加了第二版之后發現的1新族、2新屬、3新亞屬、2新組、43新種、20新組合種、7新變種和6新組合變種?!秲让晒胖参镏尽返谌?,共6卷,約600萬字,增加了約320多個新發現的植物。

    第三版中,在植物種類描述項下,書中直接配有該物種的彩色照片及黑白線條圖,對于植物分類鑒定工作者,提供了極大方便,相比《中國植物志》、《Flora of China》和全國其他省區地方植物志,第三版在編寫排版設計上有很大改進。編制了新的各級分類群的檢索表;補齊了第二版中漏掉的基本異名及其原文獻引證,更改了很多種名的原始文獻名稱寫法,糾正了不少圖版的錯誤標記和圖號,補充了一些種的群落生態學描述。另外,蒙、漢、拉丁文學名對照名錄也是《內蒙古植物志》第三版的一大特色。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植物學會名譽理事長洪德元先生,在《內蒙古植物志》第三版序言中指出:“向趙一之、趙利清、和曹瑞三位教授表示祝賀。第三版《內蒙古植物志》以更豐富而充實的內容、更高水平的科學性奉獻給廣大讀者,可喜可賀。我希望內蒙古植物學家再接再厲,在不斷提高植物志屬的科學水平上做出表率”?!秲让晒胖参镏尽返谌娉霭姘l行之后不足一年,作為國內首部第三版省區級植物志,已經得到了國內同行,其中包括中科院植物研究所、中科院上海辰山植物園、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北京大學、北京師范大學等專家和教授的好評。

    《內蒙古植物志》第三版的完成,繼承和發揚了老一輩學者優良的傳統和奉獻精神,是敬業精神傳、幫、帶的具體體現。當年李繼侗先生囑咐他的學生馬毓泉先生要把植物資料編寫下去,而馬毓泉先生在此基礎上完成了《內蒙古植物志》第一版和第二版。學科不斷向前發展,后輩們延續了這種傳承精神,不斷完善和補充新的資料。其后20余年,到2019年出版了《內蒙古植物志》第三版,其中第三版的兩位主編趙一之和曹瑞也都是馬毓泉先生直接培養的學生,跟隨著馬毓泉先生編寫《內蒙古植物志》第一版、第二版,20多年來,從野外采集植物標本,再進行分類和鑒定,同時承擔完成了編寫任務,使他們得到很大的鍛煉。

    《內蒙古植物》作為一項巨大的系統工程,凝聚了自治區數個科研機構和高等院校多名植物學家歷經數十年的智慧和勞動,是我國第一套持續不斷更新和完善的地方性植物志專著,為中國植物學科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為合理開發利用植物資源提供了極為重要的基礎信息和科學依據,其影響力和重要性是世界性的。目前,《內蒙古植物志》已經廣泛應用于內蒙古農、林、畜牧、草原、中藥蒙藥、自然保護區、環境保護、園林綠化、高等院校、科普(內蒙古自然博物館)等等領域,在當前進行的全國第四次中藥普查“內蒙古蒙中藥資源普查”中,《內蒙古植物志》第三版已成為最重要的工具書。

    內蒙古大學生命科學學院舉行專著出版座談會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內蒙古植物志》三代編纂者不但傳承先者精益求精、艱苦奮斗、矢志不渝的科學精神,而且在編纂過程中始終把培養下一代植物志人作為本職工作。教育以人為本、方能興教育人,即發現人的價值、發揮人的潛能、發展人的個性,使下一代成為和諧的人、完整的人、全面發展的人。安其學而親其師,樂其友而信其道?!秲让晒胖参镏尽吩诰幾脒^程中,培養了馬毓泉先生、趙一之、曹瑞、趙利清等一代代優秀的植物志繼承人,編纂了凝聚三代人的畢生心血和智慧的《內蒙古植物志》,該志必將載入中國乃至世界的史冊,而這一串串熠熠生輝的名字,都將隨著《內蒙古植物志》被人們永記心間,現在《內蒙古植物志》第三版出版了,我們的專家學者還在自己選擇的這條植物道路上,舉著先輩的鮮明旗幟、踏著先輩前行的足跡、繼續完成著先輩的遺志,在這條路上義無反顧的走下去。

    第36個教師節到來之際,謹以此文向全校教學科研工作者致敬!

    (文字:田梅林  吳栓虎     編輯:李文娟)

    上一條:致全校教職員工的教師節慰問信
    下一條:構建引育并舉制度體系,建設高水平師資隊伍

    华优彩票